内阁拨6万元建设‧遗体不必摆家里‧组屋建殡仪馆

内阁拨6万元建设‧遗体不必摆家里‧组屋建殡仪馆(吉隆坡29日讯)联邦直辖区部即将落实在人民组屋为非回教徒建设公共殡仪馆的措施,获得居民及宗教团体一致认同;除了不用自己搭棚办理葬礼,亦不用担心淹水,以及遗体必需先摆放在家里,等待棚子建好后,才能搬下来进行葬礼。居民说,他们非常认同这项建议,但一些居民抱着不避忌的态度,希望该馆不只用来办理白事,而是办理所有活动,包括红事及白事等。5组屋率先建设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拿督沙拉瓦南日前宣布,内阁将拨款给人民组屋为非回教徒建设公共殡仪馆,每个落实建设公共殡仪馆的人民组屋将获拨款6万令吉,人民组屋公共殡仪馆将设有货仓、厕所、置放遗体的空间及等候处等设备。他透露,未来将有更多人民组屋将落实此项计划,毕竟该部需获得当地居民或居民协会批准。根据公共殡仪馆的图测显示,公共殡仪馆佔地约5公尺乘12公尺,高度约3公尺,地方尚算宽阔。殡仪馆内将分为3部份,首个部份为占地较大的等候处、第二部份则是放置遗体的空室、最尾端则是储蓄室及厕所。沙拉瓦南日前宣布有5栋人民组屋落实建设公共殡仪馆,包括斯里彭亨人民组屋(PPR Sri Pahang)、文良港的峇都慕达(PPR Batu Muda)、蒲种亲善村人民组屋(PPR Kg Muhibbah)、八打岭高原人民组屋(PPR Desa Petaling)、英丹拜都里(PPR IntanBaiduri)。八打岭高原人民组屋的居民谢金玉接受《》访问时指出,她希望馆子是“二合一”的方式,即白事和红事都一起用;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设成一个任何活动都能使用的大厅。缺乏活动空间“居民缺乏活动空间,所以该馆应该用于任何活动,包括结婚及联欢晚会。”她说,她在组屋居住3年多,居民若家里有白事都很不方便,必需等待棚子建成,才能把搬尸下来。八打岭高原人民组屋共有两幢,中间有一块草地,居民平时都在草地处理各种事务,包括白事和红事。另一位居民陈先生说,其实,他早在两三年听说政府会设立公共殡仪馆,可是后来不了了之。他认为,公共殡仪馆很适合居民使用,因为每次在草地上搭棚,都会面对积水或淹水的问题。议员:应徵取组屋民意见针对人民组屋设立公共殡仪馆计划,联邦直辖区的国会议员都提出正面的看法,但也有议员建议在执行计划前,应先征求住户的意愿,避免在过于靠近住宅区的地方兴建殡仪馆。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表示,当局应该避免把殡仪馆设在太靠近人民组屋的地方,以免造成其他住户的不便。他表示,殡仪馆还是不要太接近组屋较好,因为无论哪一个种族办丧礼,都会造成其他住户的不便。“直辖区部应该徵取组屋住户的意见,以免一番好意却违背了人民的意思。”方贵伦表示,其选区并没有人民组屋,只有政府组屋,所以迄今没有居民向他反映意见。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表示,在人民组屋增设殡仪馆的计划非常有建设性,也是人民期待已久的。她指出,低收入族群可能负担不起过高的丧礼费用,而在人民组屋增设殡仪馆,就能解决这种问题。“这是人民期待已久的,既然政府肯花钱兴建,那是最好不过的。”她透露,其实早已有人民组屋设殡仪馆的措施,譬如在蕉赖金鱼村,但在其他人民组屋仍欠缺这类设施。空间小亲友轮流进屋祭拜过去多年来,人民组屋居民在办理丧事时,往往皆面对组屋没有殡仪馆设备的窘境,他们只好在外租用殡仪馆,造成经济负担。非回教徒举办丧礼仪式有别于回教徒,他们会把亲人的遗体带返家中进行宗教仪式。居住在乐江蒂沙人民组屋10楼的巴基安(63岁)指出,26岁儿子在车祸中逝世,她希望把儿子遗体带回住家进行宗教仪式。人民组屋的电梯、走廊、甚至其住家大门都非常窄小,巴基安的另3名儿子几经辛苦,才将兄弟的遗体带返家中。由于空间实在有限,所以前来拜祭的亲友仅可逗留在组屋外的走廊,轮流进入屋内祭拜。其实,这是人民组屋常见的情景,由于人民组屋缺乏殡仪馆设施,因此每当组屋居民家中举行丧礼时,死者家属都在组屋範围寻找合适的场地,如住家单位、空地、操场或停车场进行丧礼。用尸床运组屋死者据一名殡葬业者透露,几乎每一个殡葬业者都有準备所谓的“尸床”,一旦有人在组屋身亡,他们就会将死者遗体绑在尸床,然后透过升降机送到楼下运走。在组屋身亡的人的确面对将尸体搬运下楼的困难,如果死者是遭人谋杀或意外,警方会到场调查,届时有关尸体就会由警方处理。但若是年迈而去世,不需要动用到警方,这时候殡葬业者就必须準备“尸床”,以便将遗体搬运到楼下,之后才能放入棺材内。这名殡葬业者称,其实所谓的“尸床”,与警方用来搬运尸体的床架,或是救伤队救人的床架无异。殡葬业者会在搬运了遗体后,清洗这个“尸床”。升降机容不下棺材此外,他也称,若是面对一些只有四五层楼高,没有升降机的组屋单位,殡葬业员工同样会将遗体绑在尸床上,然后由数人合力慢慢的抬下楼。他表示,组屋单位的升降机空间太小,根本容纳不下一副棺材,因此只有透过这个“尸床”来搬运遗体。他补充,除了华人,一些马来人或印度人若在外面去世,同样有“回家”的习俗,因此殡葬业者同样会出动“尸床”,将死者绑在尸床上搬运上下楼。宗教团体赞同在人民组屋建设公共殡仪馆设施的计划,获得各宗教团体的认同。宗教团体皆认为,此计划能有效解决人民组屋的居民在举行丧礼时所面对的难题。马佛总顾问黄逢保表示,此项计划属于政府为民服务。“新加坡政府也为廉价人民组屋準备此项设施,我认为这是一项很好的计划。”马来西亚兴都山甘公会主席莫翰山指出,该组织与居民协会曾多次接获居民投诉,因此双方已于数年前开始讨论此课题,并要求政府正视居民所面对的困难。建议设空调马来西亚基督教协进会总秘书赫门桑迪斯指出,人民组屋居民确实需要一个合适的地点,以让死者的亲友进行宗教祭拜仪式。“这也为教徒设立祈祷空间,儘管部份教堂有提供这项设施,但若有一个合适的空间则会更理想。”他也建议,公共殡仪馆应设有空调,以合适的温度保存遗体。仅少部份组屋设打醮地方在巴生河流域的人民组屋,只有少部份的组屋设有打醮的地方,若没有这种设备,死者家属会在组屋的停车场处安置帐篷以进行打醮仪式。停车场进行打醮一名殡葬业者受询时说,据他所知,只有华人会选择在家进行打醮仪式,虽然不可能在组屋的楼上进行打醮仪式,所以只有在组屋的停车场进行。“当然,有一些家属会觉得在组屋的停车场做法事很麻烦,因此许多人会选择在殡仪馆进行。”曾为多个死者家属在组屋进行打醮仪式的他说,其他居民和邻居都能理解,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件。‧2010.09.29